v2spq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txt-第一百五十六章:在下申公豹 道友請留步分享-tslmg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怎么还没来呢。”
此时在二楼大厅之中,陈六合拿着手中的黄瓜,看了看留仙宗的这些人,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这个问题青年,在心中还默默的说道。
心说那个什么留仙宗老祖,该不会是害怕不敢来了吧。
不过仔细一想,也不应该啊。
毕竟刚才他破除印记的时候,用的可是初入太乙境的水平。
作为一派之祖,要是连初入太乙境都怕,是不是太过分了。
……..
“小二你们家还有什么好吃的吗?”
另一边,站在陈六合身前的神秘青年,伸了个懒腰,随后打了个响指缓缓的说道。
“有有有……”
刚一被解封的店小二,在瞬间就瘫软在了地上。
打死他都不敢相信,刚才他眼中那么无赖的一个人,竟然会是这样的存在。
幸好他刚才没说什么难听的话,要不然现在……
想到这里,店小二直接朝着青年跪了下来。
没别的,就是两个字。
命大!
“把你们店的拿手好菜都上来一遍。”
似乎是忘记了自己才吃完陈六合一桌东西,此时青年又要了一桌饭菜。
“是!”
听到这句话之后,店小二急忙的朝着楼下跑了过去。
反正这二楼,他是一刻都不想呆了。
“嗯?”
另一边,还在想着留仙宗那位老祖什么时候到的陈六合,在听到青年这句话之后,瞬间愣住了。
心说,再吃一顿?
刚才那顿饭刚吃多长时间啊。
还没两个小时呢吧。
真是饭桶成精的大罗境不成?
再说这里的东西这么难吃,对方竟然也能吃的进去?
“道友,我这里有点事情要和你说…..”
就在陈六合这里心中忍不住吐槽的时候,青年将目光看向了陈六合。
“前辈何事?”
听到青年叫自己,陈六合语气故作低沉的回答道。
心说对方说话的这个语气,他怎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好像不是什么好征兆啊。
“不知道道友有没有兴趣来我们阐教!”
噗!
这也就是嘴里没茶叶,要是有茶叶的话,陈六合说什么也要喷对方一脸。
阐教?
元始天尊那一派?
想拉自己进去?
不去,打死都不去。
陈六合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对方的那个语气自己这么熟悉了。
和着对方这是想骗自己入教。
这个梦都不要做。
之前去截教当上长老,他都要后悔死了。
要是去了阐教,再发生点什么意外,那他干脆自杀算了。
这个事情没商量。
打死他都不去那个地方。
“道友你可能还不知道阐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还不等陈六合说些什么,站在陈六合面前的青年直接坐了下去,满脸笑意的说道。
心说,把蓬莱仙岛叫成蓬菜仙岛的人,肯定也不知道阐教是什么情况。
“呵呵!”
陈六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想回复对方这两个字。
不知道阐教什么情况?
关于阐教的情况,他知道的比一般人都要多。
甚至不客气一点,他比元始天尊都更了解现在阐教的处境。
毕竟之前在青山,和鸿钧那老帮菜除了打架之外,两人也谈论了不少洪荒之中的事情。
这阐教就在两人的讨论之中。
“我是阐教十二大罗金仙之一申公豹…..”
“再见!”
本来还想着该如何委婉拒绝对方的陈六合,在听到对方的身份之后,瞬间不想说些什么了。
这还委婉什么啊,直接走吧。
申公豹是谁?
那可是正经的洪荒大坑货啊。
在封神大劫之中,凭借一句道友留步,让多少人应了大劫的巨坑。
要说封神之中,陈六合最不想见到的人有个排行榜。
那这申公豹,绝对能进前三。
陈六合是万万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精神不正常的青年竟然是申公豹。
这也太扯淡了吧。
不行,他可不想入劫。
想到这里,陈六合直接站了起来,低声说道:“前辈谬赞了,在下实力低微恐怕难以入教…..”
愛的藝術 (古羅馬)奧維德
说完这句话陈六合抬腿就往外走。
至于那个什么留仙宗的老祖,还有明天的拍卖会,就算了吧。
夺心之恋:龙神大人束手就擒 蒙之茉
宝物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这封神大劫圣人来了都不好使,更何况是他呢。
“道友请留步!”
看见陈六合莫名其妙的就往外走,申公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急忙的说道。
心说这是什么情况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自己这一说出身份,对方就走了呢。
这是看不起自己?
要知道他可是大罗境的存在,再往上一步就是圣人…..
好吧,这么说有点猖狂。
但是再往上一步就是准圣,这是没错的吧。
自己这修为也能被嫌弃?
“你把嘴给我闭上!”
另一边,听到申公豹说这句话的瞬间,陈六合直接怒了。
要是别人说这句话,一点事都没有。
但是这几个字从申公豹的嘴里说出来,陈六合心中就一个想法,那就是给对方几个大嘴巴子。
道友请留步?
在封神大劫之中,听到这句话的人,可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
不是被打死了,就是被镇压了。
他这个分身只是来洪荒寻宝的,不是来寻死的。
这句话还是别对他说的比较好。
法則使劍三系統+快穿
“你是对阐教有什么意见吗?”
话毕,申公豹直接一步来到了陈六合的身前。
“没有!”
听到申公豹的这句话之后,陈六合义正言辞的说道。
自己对阐教一点的意见都没有,他和阐教又没什么交集。
自己是对你有意见。
“没有的话道友你着急走什么啊。”
说到这里,申公豹的语气忽然冰冷了起来。
心想不是对阐教有意见,就是对他有意见了呗。
要是对他有意见那事情可就大了。
你可以看不起阐教,但是不能看不起他申公豹。
打是親,罵是愛
“我……”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陈六合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心说腿长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要走还不行吗?
当然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现实中陈六合肯定不会这么说。
倒不是他怕了申公豹,而是他不想惹麻烦。
毕竟自己如今的目的是安静的寻宝,不是在这洪荒之中打斗的。
“我不想卷入你们之间的争斗。”
半晌之后,陈六合缓缓的开口说道。
心说自己这样说的够委婉了吧。
“我们之前的争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申公豹瞬间愣住了。
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说争斗了啊。
这小子是不是之前在和自己装傻充愣啊。
“客官你刚才菜好了……”
就在申公豹想强行控制住陈六合的时候,店小二的声音在楼梯上的传了出来。
随后才刚下去不久的店小二,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手上端的是申公豹刚才要的特色菜。
……..
随着菜品的上桌,气氛逐渐尴尬了起来。
尤其是店小二。
上完这些菜之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留在这里还是该下去。
毕竟对面这位不说话,他也不敢动弹啊。
谁知道瞎动弹的话,他会不会像是周围这些人一样。
想到了这里,店小二咽了一下口水。
“你先下去吧!”
看着满桌的饭菜,申公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对着店小二说到。
“是!”
听到这句话的店小二,如蒙大赦一般,朝着楼梯就跑了过去,那速度连残影都拉出来了。
“道友这顿换我请你吃!”
看了看陈六合,申公豹忽然笑着说道。
他刚才还以为陈六合隐藏了什么事情呢。
毕竟自己也没说阐教和截教有矛盾。
对方是怎么知道的呢。
但是刚才又仔细响了一下,可能对方是从自己的态度中觉察出来的。
毕竟从一开他就对截教没什么好词。
“人还挺聪明。”
想到这里,申公豹眼神缓和了许多。
同时也更坚定了拉陈六合入教的决心。
“嗯?”
听到这句话之后,陈六合也是愣住了。
刚才看着申公豹的样子,他都做好大打一顿的准备了。
怎么对方说变脸就变脸了。
不会是针对自己有什么阴谋吧?
想到这里,陈六合急忙的摇了摇头。
心说自己这里也没有暴露身份啊,对方对一个太乙境的人应该没有这么多的心思吧。
“麟儿!”
还不等陈六合这里客套两句,一道怒吼声从楼下传了上了。
随后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动从下面传了上来。
“呦呵,正主来了!”
感受到灵气的波动之后,陈六合和申公豹同时朝着楼梯的方向看了过去。
嘭——
就在来两人转头的功夫,一道人影直接出现在了楼梯间。
“老祖!”
看见人影的瞬间,留仙宗的这群人瞬间激动了起来。
尤其是作为留仙宗的少主古麟,更是差点没跪在地上。
等了这么久,他终于是把自己的这个老祖给盼了过来。
今天他倒要看看这两个人怎么收场。
真以为在这混乱城无敌了?
自己的老祖过来了。
这两个人不管是谁,都死定了。
“老祖救我!”
“麟儿….”
另一边,刚上来的古天看见古麟脸上的青紫,火气瞬间上来了。
这可是他的玄孙,更是他蓄养了已久的肉身。
竟然被人给打成这个猪头三的样子。
“不知两位是何人!”
下一刻古天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低声的说道。
毕竟这里是混乱城,不是外面,即使是他也不敢行为太过火。
“你管我们两个是谁呢。”
另一边,申公豹的神经劲又上来了。
问他是谁,你个太乙境的人配吗?
“你…….”
被申公豹这么一说,古天也是愣住了。
都已经多久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了,久到他都已经忘记了。
结果没想到今天第一句话,自己就被怼了。
“不知道麟儿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到了二位。”
“他没做错什么。”
“……”
申公豹持续发神经中。
另一边,听到申公豹和古天这番对话之后,连陈六合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心说申公豹这丫挺的也太气人了吧,简直就是聊天终结者,这不是明显在气这老头呢吗。
“那二位因为什么将麟儿扣下。”
重生七零:闷骚军长俏媳妇
“我高兴!”
“…….”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即使是古天也受不了了。
这他丫的明显就是在找事。
说自己的玄孙什么错都没犯,还打成这样。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即使是混乱城的人,这样来也太过分了。
真当他是泥捏的不成?
“那二位是混乱城的人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古田低声的说道。
“不是!”
“好!”
听到这里的时候,古天的火气再也压制不住了。
不是混乱城的人,还敢和他这么猖狂?
那就真的是找死了。
“你……”
而陈六合看见这样的场景,则是彻底无语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
什么赎人不赎人的,这申公豹就是来闹事打架的。
要不然怎么会这样说话。
不会又是一个莽夫吧?
想到这里,陈六合下意识的擦了擦汗。
但是仔细一想,申公豹不应该这么莽啊。
要是这么莽的话,也不可能骗那么多人参加了封神大劫。
算了,管他呢。
等一会找到机会自己就溜走,也不在这里多呆着了。
省的一会再发生点什么破事。
想到这里,陈六合将目光放回了茶盏之上,开始策划一会自己怎么离开的事情了。
至于那个留仙宗的什么老祖,他则是从始至终都没看一眼。
毕竟一个太乙金仙境的修士,自己就是站在这里不动,对方都打不死自己。
又何必担心呢。
“东西带来了吗?”
看着面前满是怒意的古天,申公豹笑了一声说道。
“东西,什么东西?”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古天语气冰冷的说道。
“当然是宝物啊,赎人不带东西干什么来啊。”
“……”
此言一出,场上瞬间的安静了下来。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宝物是有,就是怕你没命享用。”
说完这句话之后,古天也是不再压制自身的灵气波动。
刹那间一股巨大的威压瞬间席卷了二楼。
无数的餐桌直接被冲击的倒飞了出去。
连带着留仙宗的人,也是被吹得东倒西歪。
片刻之后场上站着的只剩下陈六合、申公豹还有古天三人。
毒步天下:特工神醫小獸妃
当然申公豹面前的酒席也是完好无损。
“本来还想让你吃顿饭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免了吧。”
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没多远的古天,申公豹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自己这里还没吃饭呢,对方竟然想着掀桌子,简直找死。
今天不管是为了这顿饭,还是为了让陈六合对自己的实力有个认知。
申公豹都决定拿这个倒霉的留仙宗老祖开刀了。
“不知道你是想怎么个死法。”
下一刻,申公豹一脸笑意的看着古天说道。
看那个神态,完全不像是在说死亡这种事情。
到像是问对方吃了没。
“我想怎么死?”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古天也是笑了。
他,古天。
留仙宗的老祖,也是西贺牛州现存的顶尖战力之一。
如今竟然有人问自己想怎么死。
和简直就是荒诞至极。
“让我死,恐怕你还没有那个实力,不要真的以为在混乱城中你就能为所欲为,等你出去,我必斩了你。”
下一刻古天语气冰冷的说道。
不等申公豹哪里说话,陈六合这里忍不住先笑了。
出门斩了申公豹?
是个好主意,可是你们这些人有这个实力吗?
要是有的话,他不介意看看好戏。
看了看面前的申公豹,又看了看留仙宗那个所谓的老祖。
陈六合直接坐了下去。
他感觉这个事情十成是没戏。
“出去斩我?”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申公豹哪里也是笑了。
现在洪荒的人说话都这么猖狂吗?
“这样我站在这里不动,你要是能让我掉根头发,就算你赢,到时候任凭你处置。”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申公豹朝着前面迈出了一步,直接闭上了眼睛。
虽然这句话杀伤力没有多少,但是侮辱性极强。
至少古天在听完这句话之后,面色瞬间就红了起来。
对方真以为自己不敢动手吗?
要不是在这混乱城之内,他早就杀了对方了。
别说杀了,有这么长的时间,连骨灰都给扬了。
等等!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本来愤怒的古天脸色瞬间恢复了平静。
对啊,这还是在混乱城里面呢。
要是出手的话,他的麻烦就大了。
对方这是在故意的引诱自己吗?
想到这里,古天朝着申公豹和陈六合两个人看了过去。
无缘无故的将自己的玄孙给绑架了,到这里来又故意刺激自己。
怎么看都是在找死。
想到这里,古天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
这两个人是在套路他。
套路他来出手,然后等着混乱城杀他。
好一招借刀杀人。
这一刻,古天的冷汗都流出来了。
要不是他为人谨慎,现在没准就已经和混乱城结仇了。
“你们以为我会上当吗?”
看着自己身前的申公豹,古天瞬间笑了出来。
他能将当初的大力宗一步一步的扶持成现在的留仙宗,岂会在这个上面栽跟头。
想骗他,门都没有。
“上当?”
听到这句话之后,陈六合和申公豹两个人都是愣住了。
什么上当啊?
这老头傻了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